正文

3月20日下午,就2009年发表的小说《黑暗之光》涉嫌抄袭作家默音的小说《人字旁》一事,作家林培源终于在网上公开道歉,“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勇气直面这个问题。这件事已经成了我心里的一个结、一个阴影,”他语气强烈地说,“对不起!请您原谅我!”

13年前,林培源是冉冉升起的文学新星、连续两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郭敬明旗下当红青春文学杂志《最小说》的签约作家,他的第一本小说《薄暮》光版税就有4万多。比他大7岁的默音则刚刚在文学圈崭露头角,第一本科幻小说《月光花》要在事发3年后才出版。当时,默音的抄袭指责发出后,林培源选择沉默,粉丝竭力维护,事情不了了之。

“也许我现在也是一个立得起来的写作者,说林培源没有人会说是在向他泼脏水,事情被更多网友看到了。”默音说。这次,指责在网络上持续发酵了3天后,林培源作了公开道歉。

“但他的道歉信并没有在微博同时转给我,我是从朋友那里才知道的。”默音觉得,这个迟来的道歉并不是那么真诚,也表示不想私下和林培源有联系。

默音(左)和林培源

抄袭频发,旧事再提

默音告诉第一财经,她之所以对抄袭旧事重提,是因为最近豆瓣网友似云、加斯列莫夫都就日志被其他论文、出版物抄袭公开发声。在留言评论里,很多网友讲述了自己的遭遇,比如有人说,自己的作品被人抄袭后低价出售,找到抄袭者理论,对方却理直气壮,反过来指责她“定价虚高”,“那种恶心的感觉到现在也没能消化。”

对于“文学弱者”在被抄袭之后维权过程中的委屈和愤懑,默音太能感同身受了。3月17日下午,她在微博上再次转发了小说《人字旁》在2010年被林培源抄袭后自己发布的那篇声明。科幻作家韩松、《上海文学》杂志微信公众号等在第一时间予以声援,声明的微博阅读量短短两天就超过10万次。“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关注的人这么多,可能现在网络太发达,转发的时候完全没想到。”默音说,道歉能被促成纯属偶然,自己只是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也没有继续追责的打算,“对我来说,发声并获得了许多人的回应,感觉就已经可以放下这件事。”

作家韩松在微博上透露,很多网友都对此事十分愤怒,尤其是在林培源经常活跃的豆瓣网,不断有人去给他这个月才新出版的文学评论文集《小说的常识》打一星。目前,豆瓣上显示该书有69条短评和1条书评,但所有评论内容都无法显示。

看到默音的声明后,第一财经记者在微博上给林培源发去私信,向他求证指责是否属实,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复。

微博上还有网友爆料说,最初,林培源依然试图继续保持沉默。一位出版社的编辑曾在一个有林培源的微信群里要他就此作出回应,并向默音道歉。但群主和管理员都顾左右而言他,并为林培源进行辩护,还怀疑是该编辑把群里的聊天信息截屏发了出去,引发网友的持续关注。最后,这位编辑被踢出了微信群。

不平坦与少年成名

韩松在声援默音的微博文章中,说她是“著名青年作家”,但这条成名的路走得并不平坦。

默音1980年出生在云南,父母是上海知青。14岁时她回上海准备中考。由于云南上海两地教材完全不同,她中考发挥失常进了一所职校,毕业后去商场做营业员。

她在工作之余继续追求文学理想,从科幻小说写起,没想到小试牛刀即引起注意,在《科幻世界》上发表了作品,还获得1996年的“少年凡尔纳”奖,有300马克“巨额奖金”,这给了她很大鼓励。后来,默音对日语产生兴趣,凭借不懈努力通过成人自考,又在2007年考入上海外国语大学攻读日本文学专业硕士学位。

毕业后,默音进入出版社成为编辑,业余时间从事文学写作和翻译。那时,她早上六点半就起床,利用一天里唯一一段属于自己的完整时间写1000字,八点出门乘公交车上班。直到2019年从出版社辞职,她才有了更多写作时间。

相比而言,林培源的写作之路顺畅很多。通过高考,他从潮汕小镇来到深圳大学中文系,连续获得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被评为文学新人,是当时红极一时的青春文学杂志《最小说》的签约作家,有一批文学粉丝。2009年7月,大学尚未毕业的林培源出版了首部长篇小说《薄暮》,光版税就拿了4万多元,深圳媒体还对其做过专门报道。

“这种荣耀也在某种程度上让我冲昏了头脑。”13年后,林培源在道歉信中说,因为很快他就背上抄袭的指责。

13年后他承认“借用情节”

2009年8月,默音在当时另外一本著名青春文学杂志《鲤》的创刊号上发表了短篇小说《人字旁》。《最小说》杂志在当年12月推出三周年特刊,很快有人发现,林培源在上面发表的小说《黑暗之光》涉嫌抄袭《人字旁》。

默音回忆,拿到《黑暗之光》复印件后,内心最大的冲击在于,“这不仅是抄袭,更是拙劣的改写”。第一财经记者将两者文本对比后也发现,《黑暗之光》有明显的抄袭痕迹,在“女主角幼年认识的男孩比她大三岁”“雌雄同体”等诸情节上,完全一样或者高度雷同。只是林培源将原著中一些元素做了改动,比如人物名字做了变更,海生改为润生,小鱼改为凌生。

默音立即在豆瓣上发表声明,表示自己的小说被“山寨”,虽然有一些网友表示支持,但整体而言反响寥寥。相反,林培源的粉丝还在网上对她展开攻击。此后,《鲤》编辑部试图联系林培源也没成功,此事就不了了之。“可能我的声音太微弱了。”默音无奈地说。

在迟到13年的道歉信中,林培源从自己的角度还原了抄袭经过。他说,写《黑暗之光》时正在读大三,《最小说》的编辑告诉他,三周年特刊是个特别难得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恰好他想写一个有关狼孩的故事,有初步构思,但几次写了开头都难以为继。有一天,他翻读《鲤》杂志时看到小说《人字旁》,“在其中‘雌雄同体’故事的影响下,借用《人字旁》的情节,写了一个狼孩被人收养,剃光毛发成为人的模样,最终又因为不被世俗社会接纳而失踪的故事。”

与此同时,林培源辩解称,“《人字旁》表达的是一个雌雄同体的双性人寻找和安放内心情感、最终爱而不得的主题”,而《黑暗之光》“写了一篇以‘狼孩’为主要人物的故事,表达的主题是人与动物相恋的悲剧,‘半人半狼’内心的撕裂”。他认为,自己只是对《人字旁》进行“借鉴”,而非简单的文句抄录,同时也承认自己当时“太过年轻,也太过虚荣和浮躁,文学观非常不成熟,对故事原创性的认知不清晰”。

被抄袭者的耻感

默音说,被抄袭一事对她打击很大,也令她感到无力,“抄袭者不是像人们以为的那样,单是给自己挂一张和原创者相似的面具,而是直接拿走了别人的脸——被抄袭的原创者,除了愤怒,必然会感觉到某种丧失。”她在微博上曾经如此描述当时心情。

“抄袭者不是像人们以为的那样,单是给自己挂一张和原创者相似的面具,而是直接拿走了别人的脸——被抄袭的原创者,除了愤怒,必然会感觉到某种丧失。”

“事情发生后,我自己反而会有一种耻感。”默音告诉第一财经,“举个简单的例子,虽然我们现在不能算什么名作家,但我和他都各自出了几本书,也可以说是靠写作吃饭,就会有些笔会、论坛之类的邀请,但我都很怕遇到他。”每次接受活动邀请前,她都会提前看下嘉宾名单,以防和林培源相遇,“因为如果遇到了,对方还若无其事,对我来说是非常尴尬的。”巧合的是,至今他们一直没有机会碰面。

不过默音很快提高了说话声音,“如果我以后碰到他,一定不会觉得尴尬了,因为这件事情被我这一次公开地、郑重地说出来了,而且已经有很多人看到了。”

林培源则在道歉信中表示,当初面对默音的指责他很震惊,也很困惑,“情节借鉴和模仿与抄袭之间如何界定?如果只是故事新编,沿用一些情节,但注入自己的思考,这样算不算抄袭?”他也承认,《黑暗之光》是一篇“拙劣的模仿之作和山寨货”,没收入任何一部作品集,也没有带来任何文学奖项和版税收入,“这篇小说一直是我的一个耻辱”。

至于当时为何要逃避道歉,林培源给了两个解释。一是“身边得知此事的朋友劝我不要回应”,“我一向胆小怕事,很怕引起争吵和纷争,尤其是在网络上,于是就听从建议,沉默了。”二是2009年的小说《薄暮》出版后引发了家族内部的激烈矛盾,自己变得“神经质”,“精神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就不想再去面对默音的指责。

林培源的道歉信大约有5400字,解释《黑暗之光》抄袭过程的部分约有1500字,而这段“精神痛苦”的经历也写了近1800字。

“极不公正也不公平”

道歉信中,林培源还用了近800字讲述了涉嫌抄袭后自己的变化,说自己“开始朝严肃文学的道路转型”,创作“已与大学时代的青春文学有了本质不同”。

从网上公开的简历看,抄袭事件没有影响到林培源在文学和学术上的发展。本科毕业后他在暨南大学文学院读了硕士,随后又到清华大学文学院读博士,并结婚生子。他在微博上也十分活跃,微博粉丝约有22万。

从2010年至2020年,林培源有八部长篇小说和短篇小说集出版,在道歉信中提到的《小镇生活指南》,还被《亚洲周刊》评为2020年度十大小说。作家阿乙评论他是“新一代学院派小说家的代表”,“《钟山》之星”文学奖给的颁奖词是,“以典雅克制的语言和精湛的叙事技巧”,“为沉默者发声”。

在道歉信的最后,林培源坚持说,“大学时期的这篇作品并不构成我此后十余年小说的基石,也不是我小说的代表作。读博以后从事的学术研究和文学批评工作,更与这篇小说没有任何关联。”他还态度强硬地强调,“如果因为一个人年轻时候犯下的这个过错,就全盘否定这个人十余年的创作和劳动成果。对我来说,是极不公正也不公平的,也是我本人无法承受的”,“青春写作的那些成绩、愚蠢和过错,都应该告别”。

在林培源顺风顺水往前走的这些年,默音也熬过了寂寂无闻的写作期的诸多艰辛,文学和翻译的道路变得越来越宽阔和敞亮。除了《人字旁》,她陆续出版了《月光花》《甲马》《星在深渊中》《一字六十春》等小说,在科幻小学、纯文学中自由切换,也获得了很多文学奖项,如上海作协2015年度优秀长篇奖、豆瓣2017年度中国文学TOP10(小说类),并有中篇入选2021收获文学榜榜单。明年,其中短篇小说集《尾随者》也将出版。

同时,她也是一位多产的译者,翻译了《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摩登时代》《家守绮谭》《雪的练习生》《京都的正常体温》等多部日本小说和非虚构作品。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虽然默音的微博粉丝至今不到1万,但在豆瓣网上,读者给她的小说的整体评分,一直都是高于林培源的。

文学界是否能自我净化?

林培源的道歉信发出后,引起了两极分化的反映。他的微博下面有近2000人点赞表示支持,但也有很多网友反感措辞中隐藏的傲慢和不坦率,“写自己过往历史多么不容易,被家人不理解遭到批评,与此事(道歉)有何关系? ”

默音说,看到别人转发过来的道歉信,第一反应是“觉得挺可笑的”,随后自己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网友对道歉信的逐字分析评论,加了“语文课”三个字间接表示不满。当时,她的情绪更多集中在一位朋友身上了。那位朋友在地铁上看到默音讲抄袭经历的微博后伤心痛哭,“她也有被抄袭的经历,而且是被一个粉丝众多的作家抄袭,但却没有办法阻止。不是每个被抄袭者的声音都能被听到。”

3月21日上午,第一财经再次与默音联系时,她表示,冷静下来再看林培源的道歉信后,反而有点生气了,“我觉得他不仅是对我不真诚,也对所有围观这件事情的人不真诚。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就是,如果你写一封道歉信把它放在公共平台,是不是要转发给你道歉的人?他没有。我现在更同情有同样遭遇的人了。”

此前,韩松在微博上表示,希望这个事件如同一面镜子,“直接映照出文学界是否具备自我净化机制。”韩松说,林培源的《小说的常识》和《小镇生活指南》腰封上,有格非、阿乙等知名作家的好评力荐,但如果文学界仅有“互相支援”,而没有对于抄袭等行为的谴责、纠偏,不仅不利于年轻作家成长,也会败坏这套推荐机制在读者心目中的可信度,“外界不免会认为文学圈不过是一个只讲关系,不问是非的名利场。”

韩松还专门提到,虽然刊登《黑暗之光》的《最小说》已经停刊,但郭敬明既然向庄羽成立的“反剽窃基金”汇款300万,而对旗下作家疑似“洗稿”行为没有任何公开表态,难免让人觉得之前的高调只是为了“洗白”。

这两天,默音一直在犹豫是否要对道歉长信做出正面回应。3月21日晚上,她下了决心,在豆瓣主页上再次转发了另外一篇读者的抄袭分析文章,并简短评论说,不想继续谈论此事了,“最后多说一句,创作和阅读,都是很美好的事,能借此发现新的世界。”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彭晓玲

关键字

抄袭文学作家

相关阅读 董明珠:格力做的手机不比苹果差;罗永浩退出“交个朋友”管理层,仍会以主播身份参与直播丨大公司动态

第一财经每日精选最热门大公司动态,点击「听新闻」,一键收听。

大公司动态 06-07 22:15 一汽奥迪广告陷“抄袭门”,业内人士称属行业笑话

一汽奥迪陷入“抄袭门”。

05-22 15:07 刚刚,奥迪道歉!

05-22 13:11 想象力是什么?科幻作家刘慈欣这样说

05-03 19:49 得诺奖的波兰诗人说,“非必要”的阅读是一种必要的修行

《非必要阅读》收入了辛波斯卡从1953年起,一直到1980年代初为一份波兰报纸写的专栏,她的文章都是千字上下,保持着“读感”的形式。

04-28 12:56 一财最热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上海互联网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2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第一财经APP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第一财经VIP APP

点击关闭

河内分分平台,河内分分官网,河内分分网址,河内分分下载,河内分分app,河内分分开户,河内分分投注,河内分分购彩,河内分分注册,河内分分登录,河内分分邀请码,河内分分技巧,河内分分手机版,河内分分靠谱吗,河内分分走势图,河内分分开奖结果

Powered by 河内分分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