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过去三年,疫情给生活带来的变化,每个人都感知深刻。封闭无法到岗的日子,就居家正常办公;线下暂停教学,孩子们上起网课;疫情无法堂食,居家当起了“厨师”……然而,部分行业因为疫情的反复,也让身处其中的从业者面临新的抉择。一些没能等到行业复苏的人最终选择离开,寻求新的出路。

根据货拉拉平台数据,一份2万多份司机问卷样本,有800多名司机因疫情影响加入货拉拉,此前,他们是零售个体户、餐饮店老板、厨师、导游等,来自各行各业。莱昂纳德·科恩在《颂歌》里说,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进来的地方。相信努力就有希望,那些从困难中走出来的人,在新的行业和赛道里,重新燃起一份希望,也收获不一样的价值感。

创业失败的餐饮店老板:等待时机重新到来

今年4月底,胡师傅告别做了十多年的餐饮行业,成为货运平台货拉拉的一名司机。

疫情之前,他经营着一家小公司,旗下有13家规模不大的快餐店。疫情一来,他所在的餐饮行业受到重创,卖掉在珠海买的房子,负债十几万,最终没能挺过去。

要说转行带来什么转变,胡师傅笑着说,其实辛苦程度差不多。“以前当厨师的时候,大夏天在厨房里经常汗流浃背。现在开着货车,30度高温在外面跑,不开空调也一样被高温烤。”

胡师傅不怕吃苦,怕的是自己经历太少。创业失败后,人生跌入谷底,他把原因归结于自己走的太顺了。事实上,从18岁起,他的人生就一直在“折腾”。高中毕业来到珠海,第一份工作是在饭店当厨师,从那时起,他有一个想法,以后一定要开一家自己的餐饮店,主营自己家乡湛江特色美食。

 

胡师傅说,那个年代,一个饭店主厨月收入不过四五千元,他的快餐店营业额最好的时候一天可以达3000元。到13家店全部铺设完时,加起来一天营业额可以达到七八万。

但创业就像一场探险,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胡师傅说,创业失败后,他曾经回过老家,习惯了城市的灯火通明,夜深人静时听到蟋蟀的叫声,让他感到难得的放松安逸。但那时,也更让他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放弃并不甘心,还是想回珠海再努力一把。

那个时候,手底下仅剩下两辆车,于是就尝试干起了货运。“帮人搬家干点体力,有说有笑的也挺好。”如今,转战新赛道已经有一个月,对于当下的状态,他已经适应。胡师傅说,跑货运会接触到不同的人,如果别人愿意,他会讲讲过去的经历。但努力赚钱之余,他一直在等待着时机,重头再来。

旅游行业出走的导游:38岁没有“中年危机”

有的人天生喜欢探险,有的人则更安于当下。两个同样被疫情改变命运的人,偶然进入相同的行业产生交集,王邵刚选择留下来。在此之前,他是一名在旅游行业工作了十年的导游,足迹踏遍了南京各大旅游景点,这座城市的历史文化,他了熟于心,也有一份不一样的感情。

疫情一来,旅游行业难见复苏迹象,他的收入不足往年三分之一,一家四口的生计一下子成了问题。

“以前做导游的时候在南京大街小巷看到过货拉拉,从导游到货运司机,本质都是做服务。”思前想后,2021年6月,王邵刚从旅游行业出走,成为一名货拉拉司机。

起初,很多人对这样的选择感到不解。但在他看来,不管做什么工作,重要的都是找到一份自己的价值感。

不久前,他接了一个30块的搬家订单,那个女孩告诉他,搬家原因是和室友闹翻了。“那天下着雨,她一趟趟从六楼往下搬,也没有同事和朋友帮忙。我觉得一个女孩子怪不容易,就帮她一起搬。到了她新租的地方,又淋雨帮她搬上了楼。”王邵刚说,对方告诉他,这一单本来没多少钱,麻烦他实在不好意思,但自己刚毕业手上没有钱,不然就给他加钱了。

除了有一种“被需要”的社会价值,更重要的是,只要踏实、肯吃苦,就会带来一份可观的收入,相比做导游时,这是自己更容易掌控的。

“父母年纪越来越大,家里妻子全职带着两个孩子,我的收入支撑着一家。”王邵刚说,平台收入根据订单量结算,多跑单就会有更多的收入。大多数时候,他从早上八点出门,直到晚上九点回家,情况最好的时候一天可以赚七八百块钱。虽然辛苦,但收入多一点,对家里人就是一份更好的保障。这样的日子让他反而觉得踏实而有奔头。

在货拉拉平台上,和王邵刚有相同经历的司机不在少数。在对800名因疫情影响而转行加入货拉拉的样本调研中,月均流水5000元以上占58.4%左右,30%转行司机月流水过万,月均流水在20000的以上的占3.2%。

“身边很多司机和我一样40岁左右,平时大家在一起也会聊,今天接了多少单,哪里的单更多一点。”新的行业里面,王邵刚感受到的依旧是一份熟悉的人间“烟火气”。38岁,有一份稳定的收入,可以上孝父母,养育子女和家庭,没有中年危机,这就是这个年纪最好的状态。

开货车的单亲妈妈:一个人撑起一个家

张娜娜在等红绿灯时,总会收到邻车司机竖起的大拇指,这是货车司机这份职业带给她的一份自豪感。

正式加入到货运行业是在2020年,当时38岁的张娜娜在哥哥劝说下,离开熟悉的城市,来到宁波,成了货拉拉宁波区域为数不多驾驶4米2平板货车的女司机。即使是在货拉拉整个平台,女司机也仅占活跃司机的2%。

在宁波她租住在一个月800块的出租房里,钢材市场是最常去的地方。很多人看到她矫健地在车上爬上爬下,觉得又酷又飒,但人们不知道的是,她还是一个带着两个孩子的单亲妈妈。

彼时,女儿上初中,在山东老家读书,只有寒暑假时,母女才能见面。而小儿子只有2岁,更需要人照料,她就干脆把孩子带在身边。起初,加入货运行业是想赚更多的钱,给孩子更好的物质生活。但既要跑货运,又要照顾孩子,二者很难兼顾,这常常让她懊恼自责。有一次,客户需要连夜送货到余姚,忙完到家后,已经深夜12点。到家后,张娜娜忍不住大哭了一场。“我自己饿着没关系,但害儿子一起挨饿,真的太难受了。”生活会难一阵,但不会一直难。

在货运行业,她曾经经历过一上午被取消三单,电话里面对方一听是女生就想换单,但更多时候,是来自好心人的帮助,有的客户觉得她是女司机,常常会上前帮忙搭把手。如今,儿子也4岁了,在老家上幼儿园,由父母照看,她也能更专心的投入工作。

“一天最多的时候跑了1900多块钱,我现在的收入比较稳定了。”今年5月,货拉拉启动了“平凡之光—货拉拉第五届魅力司机评选”,张娜娜入选十大魅力司机。这是近来她最高兴的事。

“最困难的时间已经过去。”张娜娜说,她最大的愿望是靠自己的努力买一套房子,将来把儿子女儿接过来一起住,给两个孩子更好的陪伴。

今年2月,张娜娜成为了一名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者,她说,她这辈子,特别是在宁波,受到过很多好心人的帮忙,希望用自己的一份行动回馈社会,以及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

当疫情与生活并行,每个人都不容易。但无论多难,寻求积极正向转变,又是大多数人面对困境时的姿态。在城市的每个角落,很多像王邵刚、张娜娜这样的谋生者,他们为生活而努力,在服务社会中找到自己的价值感,又传递出一份正能量。

嘉兴的马师傅之前一直自己做工程,由于疫情工程亏损,不得已转行,过去的五月,他在货拉拉平台接了321单,每天净收入在500元左右。他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过去的五月,在货拉拉平台上,因疫情转行的司机,每天在线7小时以上的比例达到一半以上,每天在线10个小时的司机达到25%。

 

近日,国务院印发《扎实稳住经济的一揽子政策措施》,其中指出,充分发挥平台经济的稳就业作用,这是对平台型企业的肯定。很多像货拉拉一样的平台型企业,因弹性、灵活、包容等特点,成为了吸纳就业的“蓄水池”。让很多身处低谷,但辛勤的劳动者,通过多元的就业形式,有了一份稳定可靠的收入,也托举起一份向上的希望。(文章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河内分分平台,河内分分官网,河内分分网址,河内分分下载,河内分分app,河内分分开户,河内分分投注,河内分分购彩,河内分分注册,河内分分登录,河内分分邀请码,河内分分技巧,河内分分手机版,河内分分靠谱吗,河内分分走势图,河内分分开奖结果

Powered by 河内分分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